学习实用拳法的“说一是一”

按:在中国古典哲学的概念里,“一”就是“道”。

HongWangYunfei师爷洪公曾说过:“我们这个拳笨人练不了,聪明人也练不了”。我当时看的时候不理解,总觉得做事情还是“聪明人”占优势大些。最近听师父讲课,这个观念才结结实实地“砸”到心里。师爷是用了个比喻,强调的是学习方法。

我师陈中华先生授课的一个重要原则是“说一是一”,师父讲什么,学生就学什么、练什么,不能改动或变通一丝一毫。举例来说,师父讲1+1=2,学生就不能发挥成3-1=2或4-2=2(东吉弟举例),得数虽然一样,条件变了就不行。让收肘就收肘,不要管肩怎样、手如何。有人或许会说“殊途同归”、“结果都一样”,“学习要灵活不能太过机械”。对于这种典型的“聪明人”的看法,我承认结果固然重要,但学拳不是玄谈和凭空想象,如果不按照师父的规矩、步骤按部就班的来,正确得数是永远算不出来的。师父将这一现象幽默地概括为“胯的问题”,对90%的初学者来说“百发百中”。有些东西我们只能看到表面,有的连表面都看不真切,如果照着自己的想法按图索骥,到头来只会背道而驰、两手空空。

实用拳法和其他拳的差别“说一是一”, “一”不能变动、不能变通。有的同学擅长发散思维,老师说一个名词、一个动作,他非得换个自己认可的说法,换个自己愿意的做法。确实够“聪明”,但反受其误。限于认识水平,一个事物看似“简单”,往往看到的只是其冰山一角。拳法是历代大师的智慧结晶,如果常人对其奥义一望即知,一点就通,那才是怪事。如第一式“金刚捣碓”,简单说就是一正一反两个圈,而通过听师父讲解要领,才知道若严格按标准的七个步骤,初学者是不可能做到位的。细究每个拳式,手法、眼法、身法、步法俱有细则。回头再看师父的示范,就看出高山仰止的精妙严谨来。师爷洪公曾要求出版社对其著作《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不准改动一个字”,就是防止有人自作聪明,失其本意。好书不厌百回读,反复学习观看师父的《一路详解》、拳照和其它视频,愈觉得简洁凝练,恰到好处,增之一毫则太过,减之一厘则莫及。

肥城3“说一是一”的教学方法简单明澈,对生徒的基本要求有两个字——“相信”。先能相信并照做才有以后,才有可能做到。如果只是表面赞同,思维、行事依旧自行其是,都是白费功夫。要做到“相信”是很难很难的,把自己头脑中的条条框框杂七杂八来个系统格式化,人的大脑会不自觉的抗拒,这与尊不尊敬老师、认同不认同老师的理论没有必然联系。佛教中对此现象称为“知见障”,师父也说过要“放空自己”是不可能的,除非失忆。

陈中华刀照片那该怎么办?师父说“换自己”。这个也不简单,但通过努力可以实现。怎么“换”?师父怎么说,咱就怎么做——“说一是一”,捷径就在脚下。反之沉迷于虚幻的妄想之中,以为条条道路通北京,徒费光阴,学业难成。加拿大的何家伟师兄曾说过师父已经走过正确的路并愿意带我们走下去,诚哉斯言。虽然我自己的功夫现在还有很大很大的提升空间,但每念及拜入陈先生门下,师父谆谆教诲言犹在耳,想念远在海外的恩师就反复地观看、学习视频,还可以与师父网上交流,真的是除非自己不想进步才不会进步,万万不能辜负了师父的深恩。

遵循师父的正确方法,严格按照步骤、规矩学习,循序渐进痛下苦功,才有可能登堂入室,学得真传。“说一是一”,同学你做到了吗?

统计: 942 总浏览,

学习实用拳法的“说一是一”》上有 3 条评论

  1. “说一是一” 指的是初级阶段打基础的时候一定要把基本概念清晰的记住。这些东西都是将来进步的基石,一砖一瓦。这些东西有半点差异,将来比“谬之千里”还要严重。 刚生下来的孩子在这方面是有“上帝给的天赋”,保证他们不得精神病。一般常人一直到老年“乡音不改”就是这个道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正常的成年人学习太极拳太困难了。我们会在上海生活一辈子还只会讲山东话。更有甚者,还会不服气地觉得山东话好过上海话。

  2. 文章写的真好,非常非常有同感,特别像我们这样的人,以前接受了太多错误的东西,形成了固有的习惯,要纠正过来谈何容易,有时觉得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回头一看,欲哭无泪,差的远的去了。还在有这样的明师指出的正确方向,不要有一丝一毫的动摇,不要懈怠,坚持下去,一定会有进步!

  3. “师父怎么说,咱就怎么做——“说一是一”,捷径就在脚下。”李先生说的太经典了,从这点上说,学习实用拳法很简单,因为老师已经将路铺好了,我们只需按老师所讲,老老实实的下功夫练习即可。但想做到“说一是一”,诚如李先生所言,就不简单了。很清晰的记得去年参加大青山培训班时陈老师单独拿出时间讲了“相信”:真正的相信是没有自己的判断的。我们通常的“相信”都是经过自己大脑的判读,与自己的认知体系吻合了,就“信”了,这时你信的是自己,信的是自己的判读。这一点,在这半年多的练拳时间里,我深有体会,每天按老师所讲,一本正经的练习。时不时师兄(李怀中先生)会说上一句:这个不对,要求是这样的。我一愣:我就是按这个要求做的呀。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这时候练拳会很郁闷,明明按要求在做动作,但为什么不合要求?几经思索,我得出的结论:1、老师所讲“被”我不自觉的理解了(掺杂了自己的想法了),我做的动作是基于自己的“理解”,但我没有觉察,想当然的认为自己是在按老师要求练拳;2、身体上有一些习惯动作,自己不能觉察。总之,正如李先生文中所讲“知见障”。记得老师在群里提过“非礼勿视”:因为你看过了,就回不到没有看过的状态了。这一点体会太深了,不仅仅是看了,还看得太多了。这可怎么办?所幸文中李先生给出了答案:“师父也说过要“放空自己”是不可能的,除非失忆。那该怎么办?师父说“换自己”。这个也不简单,但通过努力可以实现。怎么“换”?师父怎么说,咱就怎么做——“说一是一”,捷径就在脚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