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少则得,多则惑”的另一例子

每个人学拳练拳的过程是不同的。陈老师的教学确实是循序渐进,他看你的一个起势,基本上就知道你现阶段需要的是什么。 由于地理的关系 (我在美国生活),我平均每两年接受一次改拳。我练陈式新架一路和杨式有将近20年的时间,用了两年的时间完成实用拳法套路的学习。陈老师给我的第一次改拳大致整理了一遍一路的演练,然后就是在练拳的方法上给予我指导。他要求我的每一个动作都要展到极限,不问为什么,不管理论, 我就这么练了两年,结果我的身体慢慢变得比较硬了。

第二次改拳在第一次的基础上也很简单,陈老师要求我做动作展到极限后还再撑一下,这样做的结果是原本往外走的力开始往里回,我感觉这是了不起的进步。两年之后陈老师再在训练方法上给与指导(第三次改拳),这时我真正理解了不动的意义, 而且我能做到膝盖的不动,身上能有一点不动了,阴阳也就起了分裂。(瑜伽方块的太极新用途)

今年十一月陈老师在凤凰城做讲座, 他对我的要求高多了,包括手脚的配合、收放、开合和转换,最难的是我要找到一处能让我的头顶着不动的地方练拳,希望在今后的两年中能更上一层楼。

更多帖子

统计: 793 总浏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