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记陈中华老师的首期国内实用拳法培训班

陈中华老师的首期国内实用拳法培训班圆满结束了,在他和总教练洪森老师的悉心教导下,学员们各有所得欣喜而去。我有幸从学了三天,自觉大开眼界,受益匪浅。

高超实在的太极功夫

国内的太极拳大师多如繁星,都号称“威镇寰宇、古今无匹”, 各种交流会、研讨会、大赛甚嚣尘上,但真正出来给学员现身说法的却少之又少。往往出来露个脸还遮遮掩掩,就怕“绝学”给人看去了。洪 老师有言:“手把手地教还学不会呢,还要留一手?”,这反映了什么问题?反观某些大师的做派,谈论拳理褒贬人物,口若河滔滔不绝,与人交手就避之不及, 恐怕是害怕一试手就漏馅了吧。

我之所见,陈老师是来者不拒,不管对方是练什么功夫的,想试就试,而且把用法详细解说;有时自己当不会化解的一方,让对方用 正确的方法拿住或发出自己,以使学员对正确做法有亲身体验;或者让多名学员各倾全力“制住”自己,而稍一动即解脱反制,妙不可言,使学员佩服地五体投地。 这是平易近人的大师风范,也是对自己精纯功夫的自信。

dscn6411在学员中,不乏学有所成的别派高手特来较技,而简单试手之后,无不服膺赞叹。

实事求是地说,陈老师的水平太高了,一搭手胜负立判,“一个回合”都算不上,接 下来就是讲述用法了。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的外国学员,个头几乎是陈老师的两倍,给陈老师想往哪儿发就往哪儿发,有时是腾空而起,毫无还手之力,观者无不咋舌惊叹(有很多学员实拍的影像资料)。

跟老师推手,感觉就是丝毫用不上力。自己进攻时着力点一触即走,在力量落空的同时,老师的力从别的方向就转过来 了,让人应接不暇,实有“进之愈长、退之愈促”之感;而老师进攻的时候,自己面对的就像是铜墙铁壁,无孔可入、无机可乘、无计可施,而那铜墙铁壁又毫无余 地地压将过来,于是步法也乱了,招法更无从谈起,连喘息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后来想想都是两手两脚,老师的体格又不算强壮,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老师总是笑 笑说“你练的少了”。

灵活施教的教学模式

陈中华老师早年在加拿大曾教过多年的语言学,丰富的教学经验使他在教学方法上严谨不失幽默,具体而不拘泥,往往使学者不知觉中体会颇多,别具一格。

有时陈中华老师脚著拖鞋,一手执一瓶可乐甚至茶杯,另一手与人自在推手,谈笑间对手被发出无数次,老师的脚步位置却没 有丝毫变化,手中的茶水也没有一点倾洒。开始学员们都赞叹老师功夫神奇,后来一想,老师这不正是在实地讲解“不要动”的拳理吗?这种独特的教学方法,让学员大受启发、印象深刻。所以跟陈老师学拳,要多动脑筋,不经意间往往会有新发现。

dscn6490陈中华老师在给学员们讲解基本功“画圈”时,看学员们总是做不到“出手不出肘”,就随手把自己的眼镜举起来让学员们象日常生活中一样伸手去拿,说来也怪,这样都能做到“不出肘”了,然后再让学员把这个感觉做到画圈上,体会“拳术来源于生活”的真义。

陈中华老师平时和蔼友善,幽默风趣,但是不是缺少“师道尊严”呢?我有幸见过他两次“稍有不悦”的情形。一次是在他给我说拳的时候,我自以为是忙不迭地阐述自己的认识,还跟着比划(当然是错误的),老师看我一,严肃地说“听老师讲的时候,不要插话;看老师示范的时候, 不要模仿”;还有一次老师讲解基本功提水”时,要求提胯,我那时不知深浅,只觉得动作那么做不太雅观,就做不来,老师说“你怎么不按要求去做呢?我说的话你怎么就是不听呢?!”当时自然不胜惶恐,现在想来,爱之深方责之切,老师的栽培之谊真是重于泰山啊。

dscn6492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陈中华老师就经常接受学生们的批评。大师们实事求是严谨治学的态度,值得我们后学晚辈永远学习。

质朴谦冲的为人风格

古来就有“穷习文,富练武”之说,要学武功,一要有时间二要有钱财,否则要学真功夫门都没有。陈老师不是这样,他告诫我说,“要自己找时间,不要让时间去找你”。普通人有谁能不为了生活奔波劳碌?如果让生活琐事绊住乱了手脚,老来将一事无成!所以别白日做梦顿悟神 功,要自己去挤时间练拳,老老实实地照正确方法习练,练一遍有一遍之进益,积少成多,“功夫”下得够了,自然会有所成就。

dscn6996来自香港的国际法律师林克彤先生在山上学拳时,赞叹陈老师有“广阔平等”的心量,诚哉斯言。在学员中,有大学教授、政府官员、豪商巨贾,而我只是一名普通 工人,学识浅薄无职无权又不名一文,陈老师一点没有因为这些对我稍加冷淡,而是与别的学员一样来认真指点,有些地方怕我不能理解往往还教的尤为仔细。感动之余,心想只有仔细参研拳法,方不负师恩。

大青山上的客人很多,有的已经是别派的前辈。比手后虽有胜负之分,但陈老师从没有以技骄人对别的派别加以评判,而是只从技术层面上分析利弊得失,使来者无不口服心服,对“实用拳法”有了一个真实客观的认识。

从学的三天短暂而充实,从早上五点开始练拳到晚上9点结束,除了就餐和午休的时间,陈老师和洪森老师一直和我们在一起,言传身教至今历历在目。回来后忙里偷闲将部分见闻及心得笔述于此,虽以蠡测海不足以表现陈师风范之万一,唯愿与同好共勉。

李信明 2011年8月23日凌晨1时于黄岛

统计: 725 总浏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