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丰泉晚课笔记2017.03.28

于丰泉-潍坊

把全身都打了。不打有力的地方,要么出来要么进去,进去又分硬进软进。打多遍十三势,掩手肱捶中前臂肘定住了还能转腰再往前探一下,和尹杰合作试验金刚捣碓第二动作,他肘收的特别好能做出来,我动作做不出来,与尹杰差距太大了。与对方搭手固定不动,肘肩腰跨依次打,对方任何一处有空隙就会失败。

力都是从后边出的,用手指头一碰,实际上是后面收时弹出去的。凭印象回王廷写了以上几点,并非完全陈中华华老师原话。上课期间谈到丘应东(音),很早就学,中间断开了,又来学,如一直学会比陈旭教练练的好,因为年轻,现年才22岁,我说我比丘大20岁,比陈中华老师小14岁。

陈中华老师说:”你十四年后能超过我去”,我说我不可能,陈中华老师说你看你自己就泄气了,陈中华老师又因别事说找一个可信任的人,相信他,关键时刻拿不定主意时听听建议,我现在只听到了陈中华老师说的第一句话即引号里的。下课时先站队集合,教练不在时主动自己集合,陈中华老师一说下课,就一起说谢谢老师并敬礼,老师还礼,我记得大体如此步骤,错了再改过来。

我又提到今晚来时我迷路的事,又一同学提了他与父亲曾遇到鬼打墙的事,我说是否记下,陈中华老师说应记下来,对以后的人生会有帮助,又说很多相关别事。暂且记下大致过程,以后慢慢理解体会感悟。我因每晚给孩子七点左右看作业,天天迟到,以前都是我和王凯杨东升一块到国际酒店,他们去三楼训练听陈中华老师课,我在一楼大厅看完再上去。

今天我看的早,我自己从王廷后走的,出门后雾很大看不清路,白天南边路有一段修难走,我走北边玉兰阁吧!隐约记得下山的路在玉兰阁南边附近,我不能走右边,一不小心会下了山,我贴着左边走一定就能到国际酒店,谁知走着走着明显是到了太极广场,我原路退回,辨认了一下,越过太极广场北侧,继续贴着左边前行,又走了一段路,直觉上觉得有点不对劲,就停下向西边远处望。

看到了国际酒店的灯光,只管低头走路了,又错了,这是走的通往太极广场南边的路,又原路退回,辨认了一下,很明显看到了上坡的叉路,又继续贴着左边向前走,终于到了国际酒店

更多帖子

统计: 406 总浏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