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还有武林高手吗?

我抱着小孩子看大戏的心态,去看传说中的武林高手了。

刚一进门,看到一个精炼的男子,腰板笔直地靠墙坐着。于是欢天喜地的喊:我是慕名而来的呦!

他目光清亮,微微一笑:我不是王刚老师。

 

我又绕着他打量了几圈,说:我认识王刚老师,你是他师兄陈旭

陈旭有点冷,但我喜欢他凛冽的清澈,和散发着无处不在的淡淡喜悦—所以毫不在意的继续盯着他看。

“你坐那里泡茶吧!”陈旭开口道,我无奈得笑笑,跳到茶桌前面,终于开始忙活泡茶的事儿了。

等到王刚回来,我的手指肚已经被烫得很红很红了。

陈旭只在我倒茶,却不小心把茶叶倒出来时说:这功夫不过关啊~

继而面无表情的说:你可以把倒出来的茶叶再夹回来。我哼了一声:才不要呢!

 

嘴上说着,身子却往他旁边凑,看他在电脑前捣鼓什么,竟然不搭理我!原来在整理他的教学视频和照片。

弄完,我蹑手蹑脚地问:我做一下基本功,你给看看吧?!

王刚这时恰如其分地问:师兄,像她这种练得还不到一个月的,你给看不给?

陈旭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练吧!

 

于是磨难开始了,他轻轻的点了几下,我浑身都非常不自在;汗一会儿就下去了。

然后一本正经地问:你知道我们的拳,为什么让人出那么多汗吗?

我虔诚地等待出的答案是:都是憋出来的。

而我没有憋住,笑出来;架子散了,人也倒了~~·

他忙完自己手头的工作,练几个基本功;一会儿又金鸡独立。

接触他的这一天当中都是这样,间歇性的练功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圣贤气象“?

中午吃饭时,他说:我们拍张照吧。

拉开行李箱,拿出死的专业相机和三脚架—自己选角度,占位置,搞定后立刻取出卡,稍微加工后传群里。

 

我说:人家都是日日清,你这是时时清。他依然板着腰说:别给我背诗,我听不懂。

至此,我还没有闻到”武林高手“的味道~~~

除了他的神明亮、凝聚;除了他的身姿挺拔、直立;除了他活在自己的世界中–随时随地练功;除了他没有社会中流行的”拖延症“外,其他和大家没什么不同嘛!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说我不现实。

我想啊想,现实不就是有饭吃,有衣服穿吗?我没饿着,没冻着啊。

终究意难平。轻轻碰碰他,问:你说的我理想指什么?

他一脸无辜地望着我:我说过吗?忘记了。

好吧,我说:那就来点现实的吧,你继续给我掰一掰动作吧!

他倒是实在得很,精细认真;没几分钟,我的汗就又下来了。练了一会儿后,他瞄一,不咸不淡地说:这汗干了呵~~~休息一下吧别练脱水。

 

我坐下来,顺势问了几个问题。

他匪夷所思地望了我一:不要老总结,总结就是活在过去里。

我一脸蒙逼地坐那里,再也不敢说话了;还是继续练功吧!

这次倒跟自己较上劲了,等松劲时还是他扶了一把才站稳,他竟不忘报复:说一下现在的感受?

我虚弱地答:一片空白,什么感受都没有。

那厮倒是心意足了。

今儿一天的拳法课,我欣慰地不是学了什么—

不是这世间还有传说中的武林高手,而是还有真正教功夫的人。

他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的讲,演练;一个学员一个学员的纠正动作。我看着都觉得累,他竟然热情澎湃~~~

 

当然,还有透彻的理论和功夫上身的神奇身体—

你终于见识了什么叫”人意合一“,我想着胯上翻,但胯就是不停意念的指挥,死赖着不动陈旭的身体是可以追随意念的指令的。

下午练习推手时,他把一个老师推倒在地,一直耿耿于怀。我不明就里:那不是说明你很厉害吗?

他略惆怅地说:厉害什么?真正厉害的人,都能收得住自己的劲,不会用多一分。

那一刻,我在他身上闻到了一丝”大侠“的味道。

如果他不是站在我面前一本正经地问:张俊玲是谁?

估计这辈子,都没有机会打到他了!

我气的跺跺脚,起来–试探性地抡出去,他一动不动,就踢到他身上了;立刻蹦起来喊:我打到你了!

他的睛压根没有离开手机屏幕:我们这样的人,除非自伤,你可能打到我们!?

好扫兴啊~~~

 

因为陈旭还说过:人,不能把自己看得太高。所以,推手时我又当肉靶子,被人撂翻了几次—

人总要长大;要从挨打的恐惧中走出,就得先坦然地挨着。

学会忘记,学会从过去走出来,学会把自己看得很低很低—这些是陈旭教我的,架势之外的功夫。

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

 

晚上吃饭时,和他们师兄弟几个一起AA。王刚问我:俊玲,你有什么感受?

我埋头吃饭:没有感觉

陈旭端坐在主位:她不敢有什么感觉了。

是的,高手面前只能禁言。

但心里还是有很多感受的—

我见过目光澄澈的修行之人,但不如陈旭这般透亮;

我见过为了一份薪水兢兢业业之人,但没有他这样的掏心掏肺;

我见过战友之间的情意,但没有前这几个人的轻松自在—还有灵魂深处偎依着的踏实和温暖。

 

生命吸引生命,有时人生最美妙的就是,你能看到另一个人的有趣灵魂,执着追求,纯粹精进~~~

感恩遇见!

更多帖子

统计: 198 总浏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