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哪儿给哪儿,没要的不给

推手较技的时候,常遇见有人控制对方手臂,使使挒取胜,甚至使反关节把人伤了的事。于是乎二人推手,一方要拿控对方胳膊,人家自然是不给。一方死乞白赖要控,对方百计千方防着,双方就在这上头纠缠,这还是太极吗?

愚下在这儿推荐一个方法,练熟了,碰见对方想控制您的手臂,可以试试,挺管用的。

太极拳讲究“舍己从人”,人家要您的手臂,您不给不行,得给人家,要不怎么叫“舍己从人”呢。但是,只知道“从人”,准落个“人立我跌”。“从人”得有度,这里头有讲究。头一条,是胳膊不要了,给人家,但是只给胳膊,不给全身。人家通过控制您的手臂,是想控制您全身的,您有您自己的解释:人拿控我手臂就是要手臂,给了,肩膀往后没被拿住的地方就当对方不要,自然不给,“度”也就在这儿。这时候手臂和躯干在肩部得有一个分离,不分离掌握不好这个“度”。

仅仅做到这儿,离取胜还远,不过您已经给自己创造了取胜的机会。您把胳膊给人,紧接着就得拿没被控制的地方使技术攻击对方。比如上步发人,人家的心思和两臂乃至全身都在控制您手臂和得寸进尺的事上,这时候您猝然上步使技术,出乎人家预料,可收手到人出之效。您使技术晚了不行,给对方充分的时间摆布您的胳膊也不是闹着玩的。

愚下原来只知道个别技术,还是从陈中华老师那儿明白了个中道理,才有了普遍性的运用能力。记得刚上了身不久,有位曾经在少林寺学过六年武术的年轻人问能不能我一下,我就抬右胳膊由他控制腕肘,他刚一右拧身使,我就右脚上步套,将他靠出数步。旁边看的人说愚下上了一步,我说:“胳膊给他,上步就是我的事了。”后来这位年轻人成了愚下的学生。一次讲到对付擒拿,我让他随便拿我,他这回抓握住我的右手腕往我的右方旋转扳拿,我不管右臂,上步欺近,没发他,左手一下轻拍到在他毫无防备的前心,旁边看的学生“哟”地叫了一声。“好拿不如赖打”,内外两家都这么说。

还有一条,被拿的胳膊也别那么老实。上文第二个例子,被对方拿住右手臂外扳的时候,手稍稍外引就能牵动对方。跟上文第一个例子被情况相仿,如果原已经合上不宜使靠,自己的手臂在随势而动的过程中适时加上中指主动往右前方圈引,对方站立不住,腿后有您的腿套着,必然仰倒。这是被控手臂的小动作能起大作用。被控部位的小动作如果跟没被控制的部位的进攻动作有机地结合起来,那您就会做出教科书般的防反取胜战例。

要注意的是,被控手臂不能有抗劲,不然您的反攻动作就会受限。

有的朋友也知道“被人拿,就不要”的道理,但是咱们常人遇人拿控总会急于避免和解脱,要“不要”和“给人”,从动作习惯到心理上都有抗拒。这就妨碍咱们掌握和利用太极技击技术了。不妨跟熟人多做练习,能做到大胆“给人”,再掌握乘机反攻的选择时机和选择技术,相信这样的朋友很快就有新的进境。

供各位同好参酌。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95a3d69f0101g8ul.html

更多帖子

统计: 785 总浏览,

要哪儿给哪儿,没要的不给》上有 3 条评论

  1. 孙中华先生是行家里手,经他一说,才明白“要啥给啥”的道理。经他一说,也才明白多少太极拳爱好者,都存在着学习的误区。所谓“道不远人,人之谓道而自远之”,陈中华孙中华两位先生在教学上讲分阴阳双重杠杆力,讲各个身体部位的要求,讲的够明白了,可是很多的人却不相信太极拳就是这么练的,偏偏去相信那些自己也不明白当然更讲不出这些道理的,故弄玄虚故作神秘的所谓的“大师”们,把他们奉若天人,还安慰自己说;绝技当然不轻传。同学们,你们什么时候能迷途知返,给自己一点靠近真理的机会呢。

发表评论